简述ADC药物发展史,治疗HER2乳腺癌DS-8201是认真的


在HER2靶向药物及ADC药物DS-8201还未问世的时候,患有HER2阳的乳腺癌患者往往采用化疗以及手术疗法用来治疗病痛,但治疗的过程往往也十分痛苦。而且单纯的使用化疗,有50%左右的患者会在十年内复发。

根据临床记录显示,HER2阳乳腺癌患者常规治疗后的生存率较HER2阴乳腺癌患者低将一半。赫赛汀的诞生给了HER2阳乳腺癌患者希望,但在实际治疗过程中有部分患者开始出现耐药、复发的现象,仅靠赫赛汀单药就精准打击HER阳乳腺癌不太可能。在科学家们不断地努力研发下,ADC药物终于出现,给HER2阳乳腺癌患者带来了新的治疗格局。

最早的ADC药物T-DM1出现在2013年,集曲妥珠单抗和小分子细胞毒药物DM1于一身,在治疗过程中将细胞毒药物在HER2阳表达的肿瘤细胞内释放,精准而又威力巨大。但初代ADC药物也有很多不足,T-DM1的连接子不可裂解,小分子毒素进入细胞杀伤肿瘤细胞以后,其穿越细胞膜的能力差,不能杀伤周围的细胞,没有旁杀伤效应,因此T-DM1更适合HER2表达比较均一或高表达的肿瘤。面对HER2表达比较复杂或表达不明显的肿瘤细胞效果不如预期。科学家们夜以继日,终于研发出符合预期,对HER2表达低表达仍有疗效的ADC药物——DS-8201,重燃多线治疗失败乳腺癌患者的生存希望。

DS-8201属于最新一代ADC药物,在多个方面相比于既往的ADC药物具有独特的优势。首先,DS-8201中偶联的载药(DXd)为高度活的拓扑异构酶抑制剂,抗肿瘤效力足够的情况下,还避免了与紫杉醇等微管蛋白抑制剂的交叉耐药;其次,DS-8201中药物抗体比为8:1,远高于T-DM1的均3.5,抗肿瘤作用更强;最后,DS-8201偶联的载药在精准杀灭HER2高表达肿瘤细胞后,还可以通过有效的跨膜作用,发挥旁观者效应,对旁邻肿瘤细胞产生杀伤作用。因此,对于HER2低表达等异质较强的乳腺癌而言,DS-8201同样具有极大的治疗潜力。

随着科学家们不断地努力,推动现代医疗科学发展,曾经让人头痛的HER2乳腺癌也终于有了更为精准的治疗手段。针对HER2阳乳腺癌的ADC药物DS-8201出现,让患者有了更多的治疗手段选择以及更大的治愈希望。

免责声明:市场有风险,选择需谨慎!此文仅供参考,不作买卖依据。